布粮猫

【直到最后,也没能得到救赎。】
你好这里猫粮,混圈广
基本是个博爱党。
头像是析九画的!

灾厄酱生日快乐~

一共有七位送了礼物,除了有标签的,剩下的都是谁的呢~?

【宇初 藤嘉藤】从不追星的我却成了男爱豆的私生②

  •   注意!!!

  平行时空

  cp (主)宇初 (副)藤嘉藤

  私生站哥宇津木x人气主唱初鸟

  甜食吃播主播嘉纳x社畜阿藤

  中长篇(大概?

  小学生文笔有

  脑嗨产物

  可能会有狗血剧情(?)

  能接受的请往下!

前文链接:

 

 

 

 

    就这样过去了大约半个月,自那次校园旁的露天表演之后,宇津木再也没见过那名粉色头发的男生。

    对追星一无所知的他也不知道该从何寻找那位青年的信息,只知道如何形容他的宇津木实在没有更好的办法。

    ——直到他的妹妹,宇津木聪果。

     按理说,从小受到过严格家教的妹妹理应不会去追求这些东西,自己的记忆当中,家里的人都对孩子们有着颇高的要求,哪怕是偶尔的娱乐,也是全家在剧院欣赏歌剧或者音乐会这类的节目,就连电影院也少有去过。

     似乎是冥冥之中的引导,聪果在家平时便喜欢偶尔看看音乐剧或者综艺节目来放松身心,综艺节目更是只能在父母出门的时间悄悄观看。今天似乎很幸运,父母因为各自的事情出门在外。宇津木德幸回到家便碰巧撞上正在看综艺节目的聪果,本想提醒一下自己的妹妹现在在沙发上的姿势并不淑女,但当他想要去做这件事情时,电视荧幕上的歌声吸引了他。

     是熟悉的音乐,虽然只听过一次,但那个人的声音,只要听过一次便足以让人难忘。即使是通过电视传来,稍有失真,但声音的特征也没法被掩盖。似乎比上次更加温柔,但又多出了一些坚定的感觉。明明是同一首歌,却有着和上次不同的情绪。

     宇津木将目光聚焦在电视屏幕上,终于再次看见他了。

   “德幸先生?”是聪果的声音。

   “哎?”还沉浸在电视节目的宇津木突然被聪果的声音拉回现实。“啊,啊我回来了。”他尴尬地笑了笑,做出准备回房的动作。

   “我是感觉你已经盯着电视很久了,所以想来提醒你,要不要坐到沙发上来。”

   “啊,这,这样吗?”被人发现或多或少会有些尴尬,但宇津木还是接受了聪果的邀请。

     综艺节目很有趣,但从小就没有什么机会表达自己强烈情感的宇津木即使内心已经激动到要大叫,表面也是面无表情,端坐在沙发上,一副正在进行重要会议的样子。

   “我没有想到德幸先生也喜欢看这样的节目。”聪果笑了笑,率先打破这拘谨的气氛。

   “呵呵,说实话我也很少接触。倒不如说是...学校的同学们,他们最近似乎总在谈论着这些事情,我有些好奇。”

   “这样吗?我认为德幸先生也有必要与同学们进行一些基础社交呢。”

   “我看着就这么像独来独往,没有朋友吗?”

   “你周身散发出来的气息就仿佛在告诉别生人勿进一样!”

   “我只是不太擅长交流罢了......”宇津木窘迫地挠了挠头,为自己的状况被亲人一眼看破而感到一丝慌乱。

      是吗,连家人都能看得出的处境,每日相处时间更长的同学没理由发现不了。在这之中,甚至是对他恶言相向的也不在少数。大家或多或少都会受一些流言蜚语的干扰,久而久之便不再有人愿意主动接近他了。

     纵使是出身名门宇津木家的二儿子,这份头衔也没能为自己在学校增添多少便利,而“二”这个数字注定仿佛注定要被小瞧一样,平稳度日的愿望没能达到,反而添了不少堵。

     加上学校的资助方是宇津木家这一点,大家都不约而同地认为这个二儿子是个不成器的家伙,连大学也是靠着家世才勉强进入的。

     但事实上呢?

     谁也不曾了解他的背后,大家看到的都只是冰山一角,是自己的结果,中间的努力却约定俗成般视若无睹。

     是肤浅吗?不,只是大家对自己并没有兴趣罢了。没有谁会将有限的精力和时间拿去了解一个枯燥乏味的人。

     索性,宇津木并不在意这些,不如将社交的时间放在学习上,让时间流逝地更有价值。

  “不过我还是想提议一下,德幸先生,偶尔去了解一下让自己感兴趣的事情也不是坏事哦。”

    去了解感兴趣的事情?

    何为感兴趣?

    以什么样的身份去了解?

    该去如何了解?

    我能资格去了解吗?

  “哥哥,你对电视上的那位很感兴趣吧?”

  “哎!?”

   【恭喜初鸟创和西奥多——!!!获得了最终奖品!!!】

     电视上初鸟创安静地笑着,随着大家一同鼓着掌,热闹的场面与本应与他格格不入,但又奇妙地融入在其中。

     也许,初鸟创就有着那样的吸引力,宇津木如此认为。

     让自己心甘情愿如同飞蛾扑火般,走向自己从未涉足的领域。

TBC

 

 


 

占tag致歉!

今天是初鸟创生日,把这条点赞到就会获得宇津木猫猫一条,也许四月一令人难以置信 但今天真的是初鸟创生日

最后祝四月一生日,我爱的四位生日快乐!

初鸟创

梦野幻太郎

四叶环

四月一日君寻


【宇初 藤嘉藤】从不追星的我却成了男爱豆的私生①

注意!!

  平行时空

  cp (主)宇初 (副)藤嘉藤

  私生站哥宇津木x人气主唱初鸟

  甜食吃播主播嘉纳x社畜阿藤

  中长篇(大概?

  小学生文笔有

  脑嗨产物

  可能会有狗血剧情(?)

  能接受的请往下!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午,宇津木收拾起自习室书桌前杂乱的书本匆匆离去,形单影只的他在春天的校园里多少都显得有些格格不入。盛开的粉色樱花与他无关,第二杯半价的奶茶也与他无关,牵着手漫步更是与他无关。
     母胎solo了21年宇津木对这些情绪感到麻木,倒不如说从未体会过被爱情绪的他,又怎么会做出去付出地爱一个人的行动呢?——这种感情宇津木到现在也理解不了。
     想想果然还是学习更适合他,付出就会有回报。书本和知识是不会欺骗人的。
     但今天似乎与以往有些不同,今天校园外的公园似乎更热闹了些。想着快步掠过的宇津木脚步却不自主地靠近密集的人群。人群里大多数是女孩,他们手上举着长条状的布或者是手握式的应援棒。

     与阴沉沉的天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本就有些蠢蠢欲动的人群,在主角上场的那一瞬间彻底炸开了锅,如同化学剧烈反应一般,迅速沸腾起来。尖叫,呐喊,激动地欢笑。
     宇津木也不知怎么了,明明是个对追星这种事物毫无兴趣的他,突然有天在每日必经的露天的体育场前驻足,他抬起脚步朝着那与他格格不入的密集人群走去,在奋力挤入下他如愿以偿地来到了靠前的位置,仿佛就像是被神秘力量牵引着一般,宇津木的目光此刻不再属于自己,那个人吸引了他全部的注意力。

     如同瀑布般自然垂下的粉色长发,特地做的单马尾的造型,看似是胡乱地扎了起来但更显得自然。比健康的肤色要稍微偏白,但并不病态,也许因为发色缘故甚至有些微微泛粉。轻合上双眸,那睫毛随着他的一举一动犹如轻颤的羽毛一般,简单的妆容也只是修饰了本就精致的面庞,宇津木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了。

     谁会想到自己竟会如此认真地注视一个人呢?他只觉得想要一直看着他,因为一切一切的修饰词用在他身上只会显得文字是苍白无力的,那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修饰词的滥用也只是对他的亵渎,是不敬!唯有用眼睛去亲自确认,才能得到实感。

     干净、空灵的声音不掺有一丝杂质,如同潺潺的清泉,温柔又悄无声息地就走进了心。圣洁的他,似乎能够洗涤心灵,治愈万物却又与这市井又显得格格不入。不只是表演的开始,还是只因为那个人的缘故,宇津木觉得周身都变得安静了,视线就此被完全夺去,眼里再也装不下除了他以外的其他人。

     是天使下凡了吗?

     不,不。他不是天使,

    【是神。】

     宇津木如此想到。

     微微颤抖的手掏出手机,在快门键按下的那一刻,粉色头发的主唱撇过头来似乎是轻轻瞥了他一眼,微笑着,阴云适时地让一丝阳光穿透云层洒在他的身后,如同神明注视着他。

     一切一切的开端,无意义的人生就此告别。

TBC

【捉迷藏】

  cp向 藤嘉藤

  意识流

  小学生文笔

  我流ooc

  白色情人节快乐!

【那个人(那家伙)在我的心脏上开了一枪。】    

  是奇迹吗,我还活着?!

  麻生睁开眼便被白炽灯强烈的光刺到炫目,用手强撑着身体让自己从床上做起来,适应了强光之后阿藤环顾四周——是实验室吗?

  “小麻生,你醒啦~?”穿着皱皱巴巴白大褂的青年走了过来,拖鞋在瓷砖地板上发出沙沙声。“感觉如何?”

  “呃,还好……”那家伙在笑?“你,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哎呀,这可是你亲口告诉我的,你忘记了吗~?”麻生没察觉自己微微皱了皱眉头:“是这样么。”

  “呐,把这个喝了就睡吧,小麻生。”嘉纳递来了一个盛着水的透明的烧杯。“你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要好好休息哦~”这语气是在撒娇吗,还是在命令我?麻生接过烧杯,将水一饮而尽。不一会,他的眼皮便开始打架,困意一股脑地袭来。“糟糕本来还想等他走了之后再看看伤口的,可是好困……是安眠药吗?”

  再次醒来已经是不知道多久之后了,有多久呢,久到连这里的设施旧了许多都能一眼看出来的程度?”  

  “奏生先生?奏生先生!你在吗!”麻生没有多想,掀开盖在身上有些厚重的被子,在脚接触到地面的瞬间,身体上的余温一下子便被冰凉的瓷砖地所吸收。麻生不禁被刺了个激灵,但当务之急是要找到那个白大褂的男人。

  麻生赤着脚在地上跑着,实验室的白炽灯因为年代的原因,变得不再似以前明亮,实验室的桌子也多多少少落了些的灰尘。只有离他最近的那一张看起来比较干净——烧杯里还在咕噜咕噜烧着透明的液体。这样不会很危险吗,他都不管一下?麻生这么想着,准备拿起酒精盖把酒精灯的火熄灭。

  “那个,不要轻易靠近哦,小麻生~”青年的声音突然在空荡荡的实验室里响起,麻生突然停住了手上的动作,乖乖的把手缩了回来。“小麻生可真听话啊~”白发的青年眼睛里闪着异样的光,连一点脚步声也没发出来便走到麻生的面前,毫无征兆地摸了摸他的头发。麻生也没有回避,任由他揉着自己的头发,倒不如说,青年的动作太过突然,他根本来不及闪躲。

  “你!?”麻生后知后觉自己被吃了豆腐,“告诉我这里是哪……”

  “这里是哪?难道你忘了吗?”青年看着他,突然失声笑了起来,“喂,小麻生,这可不好玩哦。”

  “不,我没在开玩笑!”麻生突然提高了音量“现在,是什么时候?”

  “什么时候……大概是28?啊,不29号!”青年的手指在太阳穴上敲了几下,似乎在努力回想着。

  “顺带一提你被带来的那天是28号哦!☆”

  “你这不是废话吗?!”

  “哎嘿嘿~”青年朝着麻生抛了个媚眼,试图萌混过关,但对麻生似乎并没有什么效果。   

  麻生根据昨天的状况整理了一下思绪,自己似乎只睡了一天,但身体却异常的累,是床太硬了吗?不不不,怎么可能呢。说到底自己为什么会无条件信任这个人才是更奇怪的吧!当务之急应该是从这里出去,莫名其妙来到这里才是最危险的。“小麻生想要从实验栋出去的话还得再等一段时间哦~”青年像是一眼看穿了麻生的想法一样,“等出去,了嘉纳就可以买很多很多甜甜圈,然后小麻生和我一起去吃吧~♡”麻生二话不说立马回绝了青年的请求“虽然很抱歉,但是我并不是很喜欢吃甜食,所以你的请求驳回。”青年似乎有些不悦:“哎,真冷漠啊~无聊。那家甜甜圈店的甜品可是出了名的好吃呢。”说什么胡话呢,你这种女子高生一样的语气才是让人觉得奇怪吧!“不在我背后说坏话哦~嘉纳我都听得见的!”嘉纳将酒精灯盖上盖子,玻璃器皿里的液体不一会便回归寂静。“我不管你有什么企图,请把我放了。”

  “请?小麻生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客气了?”青年转过头,蓝色的眼睛盯着这边“当初,可是你,求着我,让你在这里住下的!”

  麻生被嘉纳盯着心里隐隐有些发毛,“呃……”麻生双手捂住头,什么也不说,突然地,一股呕吐感油然而生。“抱歉……洗手间,在哪?”

  青年眼底闪过一丝不耐烦,拽着麻生的胳膊,粗鲁地将他拖到厕所里。麻生被嘉纳猛的一拽愣是没能立刻缓过来,倒是无端增加了眩晕感和呕吐感,之前明明没有摄入任何食物,胃里却是刀绞般剧烈地疼痛,呕吐感直逼嗓子眼,胃液在里器官内部面翻云覆雨,像是要吞掉身体四周气管似的,强烈到让他几近昏厥的疼痛感,不禁让眼泪决堤,与晶莹的唾液顺着下巴滴在瓷砖地上形成了一片小水洼。“住……住手……不,不要……”麻生低声哀求着,全然没了方才咄咄逼人的气势。眼底的笑意已经完全消失了,嘉纳捧起麻生的脸:“你是谁?你不是他,也不是那家伙。”蓝色的眸子里闪着寒光,也不管唾液会因此沾满在了手掌上。

  嘉纳看起来有些气急败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毫无情感的干笑声在洗手间内回响,麻生只觉得他像个怪人,想要逃离,他的泪水已经开始在眼眶里打转了,似乎想要再说些什么,但颤抖的双唇里没再蹦出半个词。

  “就算是换了一个,壳也还是你。”嘉纳轻轻拍了拍春树的脸,再次笑了起来,“呐,别再逃避了,和我一起来玩吧~?”他站起身,随意地将唾液擦在皱皱巴巴的白色外套上,嘴里吹起了口哨,是麻生不知名的歌。

  “我以为我藏得很好,啧,曲子都吹没调了。”

   

 


   





  “我错了,嘉纳先生~原谅我吧?”粉色头发的青年讨好似的在嘉纳的脖颈处轻咬了一下。

“就这,小麻生你觉得我的时间很廉价吗~?”

“哎,还要怎么惩罚吗,那,随你喜欢?”

“这是你说的。”

tbc(大概?)

『葡萄藤午后』阿藤春树

第一次指绘,好累但满足了没板子也能上色的愿望!!

一些摸鱼,想看阿藤先生抱小嘉纳,还有阿藤先生穿运动短裤——!

【约束】

被白玫瑰所束缚,汲取血液到死也不会终止。

晴人节快乐!💞

太想念甜点啦,请晴艾帮我完成吃不了甜点的梦想吧TUT

p2是原图,滤镜救我狗命!!

来自没有板子的手绘党怨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