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粮猫

【直到最后,也没能得到救赎。】
你好这里猫粮,混圈广
基本是个博爱党。
头像是析九画的!

 画的bl与ke

 在黄昏时刻

    启程

【蔷薇密话】
是七夕贺图,是顾浪。
名字瞎jb取的,私心穿了西装和短裤w
顺便宣一下all浪群,进群每天都有粮次 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没粮啦!
戳这群号个一起食伊浪 顾浪粮→771785440

是画的自家亲友的图图和各种鱼x

是ATM,因为不会上色所以选择了胡乱上色......

【食神魂同人】【顾浪】喜欢上了学长该怎么办(短完/甜)

再次吹爆静静姐!感谢她的贺文!顾双太棒了呜呜呜呜!

静静落z:

*CP:顾双×炎小浪


*人物有可能OOC,慎读


*私设:学弟顾×学长浪,花吐症梗








*                *                  *








1、


 


顾双还记得第一次遇见炎小浪的情景。


 


因为邻居家姐姐喵喵的关系,这个比他矮了大半截的学长一见面就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豪情万丈地承诺道:“放心,你来了我们校有我罩着就不用担心被人欺负了。”这个体格格外娇小的学长一边说着,一边费劲地踮起脚凑到他耳边,神秘兮兮地补充道:“要是有人欺负你,你告诉我,我立马放黄巨基咬他。”


 


他还记得学长靠近他的耳畔说话时,那温热的呼吸喷洒在他的颈侧,带来了微微的痒意,令他不禁偏过头看去,只望见对方的眼睛忽闪忽闪的。


 


睫毛真长。


 


——但是黄巨基是谁?


 


事后他才知道住在这所高中教学楼后边的居民圈了个鸡窝,鸡窝中有个鸡中恶霸,名叫黄巨基。校内甚至还流传着这一驰骋多时的恶霸在校长头上作威作福的事迹。


 


所以把一只鸡当狗使真的没问题吗?


 


 


2、


 


不论和这个小个子的学长待在一起多久,顾双都觉得他永远不能得知对方的脑子里装了些什么。


 


但是当他第一次在梦里见到学长那熟悉的傻乎乎的笑脸时,他不禁也开始怀疑起自己的脑子是不是被对方同化了。


 


于是上着生理卫生课的老师一边敲着黑板,一边在他的脑子里义正言辞地道:“顾双同学,你这是犯病了,知道吗?”


 


意识到问题严重性的顾双,立刻着急忙慌地找上了住在隔壁的喵喵。


 


“你病了?病了找我干什么?”向来和蔼可亲的学姐此时也不免露出了莫名其妙的神情,她一边吃着刚出锅的春卷一边多问了一句,“你说说,是什么病?”


 


“我觉得,”顾双转了下眼珠,目光相当微妙地飘忽了下,“……是思春。”


 


啊,连隔壁家的学弟都已经进入到这个时期了啊。喵喵小小地在心里感慨了下,然后咬了口春卷,含糊着道:“你害羞什么呀,这很正常嘛。跟我说说,是你班上的女孩子吗?我说不定能帮帮你喔。”


 


“不是班上的……喵喵你也认识。”喵喵难得地见到顾双吞吞吐吐地说着,“就是,最近晚上总是梦到……”


 


喵喵盯着顾双,心里忽而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她小心地出声问道:“是谁?”


 


“……小浪学长。”


 


喵喵一下子把入口的春卷呸了出来。


 


“炎小浪?”她难以置信地重复着,“炎小浪!”然后她干脆放下了手中的春卷,一脸怀疑地凑近顾双:“你确定梦见他是思春,不是单纯地做噩梦吗?”


 


?!


 


顾双望着喵喵一副见了鬼的样子,话一下子卡在喉间。


 


……对啊,还有这个可能。


 


 


3、


 


如果要说炎小浪是噩梦的话,这绝对不是夸张。毕竟就连认识这家伙更久的喵喵,都时常感慨这人是不是脑子有坑。


 


在知道了隔壁小学弟的青春期烦恼之后,喵喵也不免发出了这样的感慨:“我说你怎么没对我张口闭口的学姐叫着,反而对小浪一口一个学长,原来是这样啊。”


 


对于小学弟喜欢上这样一个噩梦的事实,喵喵也只能勉强地:“……我尽力,帮你看住他吧。”


 


然而事实证明,噩梦学长要疯起来,没有人能拦得住。


 


当顾双某一天爬上教学楼去找炎小浪时,却意外地看到对方的位置上空空如也。


 


“小浪今天请假了没来,说是着凉了现在还在床上躺着呢。不过我看他天天那么生龙活虎的,还以为他不会生病呢。”喵喵说着说着,忽而发现顾双的神情变得相当奇怪,于是不由出声问道,“看样子你是知道什么吗?”


 


“……昨天半夜接到了他的电话,说是睡不着,穿着睡衣就爬上他们家楼顶的天台嚎了两嗓子。”


 


喵喵接嘴道:“那我猜他家的邻居一定跑出来骂他又出来鬼哭狼嚎了。”


 


“……对。”


 


噩梦学长终于在发疯的道路上把自己坑了。


 


4、


 


着凉能连着请两天假吗?


 


当看见属于炎小浪的位置已经连续两天空着以后,顾双终于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劲了。问过喵喵,发现对方在这两天内也没有接到任何有关炎小浪的消息,电话打过去也始终通不了。


 


这笨蛋学长不会是真出什么事了吧?


 


不过当顾双慌忙地敲开炎小浪的家门时,却看见对方穿着睡衣,跟个没事人似的抬手和他打了个招呼,嘴里一边嚼着什么东西一边道:“哟,顾双。”


 


“……学长,你请了两天假,没什么事吧?”


 


“没事啊。”炎小浪眨了眨眼睛,“喉咙稍微有点不舒服,就趁机请了两天假,感觉还不错。”


 


顾双顿时觉得印在炎小浪睡衣上的那只褪色的巨大可达鸭一定在狠狠地嘲笑他。


 


“诶——真是奇怪啊,我家应该连喵喵都不知道在哪才对。你是怎么找过来的?”刚邀请了顾双进门的炎小浪,这时候才像是忽然想起什么来,转过头疑惑地看向身体顿时有些僵硬的顾双。


 


这个话题要怎么转移?


 


顾双稍稍沉默了一会,忽而道:“学长,从刚才开始你好像就一直在吃什么东西?”


 


“嗯?你说这个啊,”炎小浪一边动着腮帮子不停嚼着,一边回忆道,“挺奇怪的,从前两天我嗓子不太舒服起,就总是有花瓣从我嘴里跑出来。”


 


——吐花?


 


顾双闻言猛地上前去:“你说你喉咙不舒服,同时还吐花瓣出来?”


 


“对啊,”炎小浪想了想,又补充道,“还挺好吃的。”


 


好吃你个头啊!


 


 


5、


 


顾双现在正处于人生中的第一个低谷期——暗恋对象喜欢上了别人,甚至还相思成疾,偏偏现在却像个白痴一样在不停嚼着那些从他嘴里冒出来的花瓣。


 


“……学长,你知不知道再这样下去,你会死的。”


 


“哎呀顾双你就别跟我开玩笑了,你这小伎俩可骗不到我喔。”


 


谁在跟你开玩笑啊!要是……要是真的是假的就好了。顾双紧紧抿起唇来,看见炎小浪那副一无所知的模样,不禁僵硬地移开了目光。


 


我他妈现在看着他居然还是很心动。


 


“学长,我劝你还是趁早去找你喜欢的那个人表白,时间拖久了你真的会死的。”


 


“可是,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喜欢的是谁。”炎小浪看见顾双那副严肃的模样,还是忍不住嘟囔道,“先别说对方愿不愿意亲我了,就算是真亲了,这病真的会好吗?”


 


“我说了,这是暗恋太过且得不到回应才会染上的病……学长你只要找到对方好好说下原因,对方也一定会帮你治好病的。”


 


“什么嘛,听起来也太奇幻了点。再说这年头谁心里不会有点小悸动啊,怎么就只见我得了这病?”炎小浪瞥了眼顾双,“你看你,不也没有染上这个奇怪的病吗?”


 


这笨蛋是不是听不懂人话?!


 


顾双咬牙切齿道:“我没有喜欢过谁,所以也不会染上花吐症!”


 


然而他话音刚落,炎小浪就看见一片花瓣轻飘飘地落下来。


 


“顾双,你也吐花瓣了诶,”炎小浪惊奇道,“还是粉色的!”


 


 


6、


 


“我觉得现在挺好。”


 


在炎小浪拉着顾双上了他家楼上的天台吹冷风后,他突然从嘴里迸出这么一句话。但是不想说句话就吐出片花瓣的顾双并没有搭理他的欲望。


 


只是炎小浪却像是来了兴致一样,眼睛亮亮地偏过头来直视着顾双,他说:“就算最后治不好病,能这样和你一起死掉,总感觉也让人很开心呢。”


 


能不能,不要说这种让人误会的话?


 


只是最终顾双什么都没说,他缓缓地侧过头去,回避着那双太过明亮的眼睛。


 


“可是我不想死,也不想你死。大家一起好好活下去多好。”


 


微风送来了坐在身侧的人的低语,令顾双不由转回头去,却又再次撞上那双乌黑的眼眸,温柔而又小心。


 


“顾双,去找到那个你喜欢的人吧,然后……”


 


喜欢的人?你到底明不明白你在说些什么——


 


在那轻微的言语之中,顾双听见了自己渐渐变得急促的呼吸声。


 


然后——


 


顾双伸出手紧紧抱住了炎小浪,微风将他推向了对方的唇,带着花香的甜味从他们的唇间弥漫开来。


 


在轻轻离开了对方的唇之后,他直视着那双尚且茫然的黑眸,认真道:“你明白了吗?”


 


“诶?”


 


炎小浪眨巴眨巴眼睛:“我不吐花瓣了?”


 


顾双微微睁大眼睛。


 


“那也就是说,我喜欢你?”这疑惑并没有持续多久,他便肯定地再次重复道, “我喜欢你。”


 


甚至在顾双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时,便见炎小浪咧开嘴,眼中盛满笑意。


 


他说:“顾双,我喜欢你。”他一边说着,言语中还带着少许的鼻音,稍稍一眨眼,晶莹的泪珠便扑簌簌地从他的眼眶中掉落出来。


 


“原来,我是喜欢你的啊。”


 


他明明是笑着的,眼泪却怎么也止不住。


 


然而顾双望着他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也不由自主地微笑起来,他垂下头去吻上了一滴他脸颊上的泪珠——


 


真是笨蛋。


 


你和我,都是。


 




 




 


*                *                  *




后言:


自从进化成了all浪党,脑内就开始胡思乱想啦hhhhh


说起来年下的这个设定开车应该很带感吧【bu


给 @布粮猫 的生贺!!!希望猫猫吃得开心XD

是三只鱼|・ω・`)

睡衣真的很可爱♡

是给自己画的钥匙扣,不知道会不要有人想要(ಥ_ಥ)
留言的抽两个送(真的会有人留言么23333)
邮费可以打个小折,会跟着明信片送出所以时间有些长x随机掉落签绘|・ω・`)